坑妹不掉坑

檞寄生下方必须的亲吻

        凌院长对西方节日一直都是敬谢不敏,用他的话来说,“中国人自己的节日都没过好,过什么西方节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小李警官可不这样想,年轻人嘛,爱玩爱热闹,活力四射的小李警官只要有借口让他玩,管他西方不西方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到了平安夜的时候,凌院长还在医院加班,李警官留下个“老凌,那我去玩啦,你工作加油”的短信就跑到傅子遇家里开派对了。凌院长坐在值班室,看着那个短信,再看看医院外面的圣诞布置,虽然嘴硬不过节,但是大家热热闹闹的时候,自己坐在清冷的值班室,怎么都会生出一点寂寥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 殊不知小李警官的平安夜也并没有很平安,派对才开始就因为夜店发生大规模的斗殴被急召回警局。才匆匆塞了两口餐前点心的小李警官,饿着肚子处理了整晚才把斗殴的两拨人分开,该拘留又没有受伤的已经押回去,受伤的就要先送到医院处理一下伤口。小李警官福至心灵,决定亲自带着这批人去医院。顺便,只是顺便探望一下工作中的凌院长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,空出手去找凌远的时候,却被护士站的小护士叫住了,“李警官,平安夜都来找凌院长啊?”李熏然不知怎的有点被揶揄的脸红感,“是啊,小姚,你们凌院长呢?”“那可真不巧,刚刚有个车祸病人进来了,凌院长正在手术呢。”“这样啊,那算了,我也去忙了,下次见面再聊。”转身就想,这个平安夜不仅一点都不平安,想见的人也见不到,什么破圣诞节,再也不想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 凌院长手术完出来,就觉得胃隐隐有点疼,毕竟晚饭也没吃多少。人在不舒服的时候特别脆弱,外面万家灯火亮晶晶,凌院长心灵脆弱地特别想念小李警官。路过护士站的时候,小姚又跟他说李警官来过找他又走了,凌院长更是一瞬间想小李警官想到心口发疼,匆匆交接好工作就往家里赶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另一边小李警官也在警局交接工作,终于弄好的时候时间都已经过了11点了。想着节也没过好,还是不去傅子遇家打扰他们派对,不如回家看凌远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小李警官开车走在路上的时候还是好好的,等在公寓大堂遇上凌远,不知怎的突然委屈的眼睛都红了。凌院长哪能看得李警官这副神情,走到身旁就把人抱住,叠声问怎么了,怎么了。小李警官怎么知道自己怎么了,只有把脸埋在凌院长的长风衣上,硬扯一个最像的理由:“今天的节都没过好。”配上委委屈屈的表情,凌院长真的不止胃疼,心肝脾肺肾都疼了。边说些软话哄着小李警官,边想着子让李警官过好这个节。“熏然,熏然,你知道那个是什么吗?”凌远把李熏然摇起来,指着物业挂在大堂圣诞装饰问他。李警官被迫抬头,看着物业挂在那里的一圈植物,“不知道,什么啊。”“你啊~”凌远点了点李警官的翘鼻尖“什么都不知道,还嚷嚷着要过节,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小李警官一脸懵逼地被凌院长拉到那颗不知名植物下,然后凌远回过头,双手轻轻扶着他的脸。然后的一切在小李警官眼里,都成了自带柔光的慢镜头。凌远缓缓地把眼睛闭上,然后慢慢地把他的嘴唇抵在了自己的嘴巴上。凌远的嘴唇很暖,很软,嘴边的胡茬刺得脸上痒痒的。凌远的舌头也很软,但是很烫,小李警官觉得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凌院长的唇舌,像一个永不会醒的梦。

fin.

       接吻结束于肚子发出的咕噜咕噜声,两人睁开对视的都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凌远在做宵夜的时候,李熏然刷朋友圈看到本应他也有份的圣诞大餐,表示有老凌的爱心宵夜,自己真是一点点也不羡慕呢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李熏然问凌远亲就亲为嘛要跑到那个圣诞装饰下,凌院长抛下一句“那是檞寄生啊,傻子。”小李警官自行百度之后,看着凌院长的红耳朵,表示被叫做傻子什么的就很大度的不跟凌院长计较了╮(╯_╰)╭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