坑妹不掉坑

小a和小b(突然脑洞)

小a很爱很爱小b,小a也感受到小b是对自己有感觉的。但是小b却总是对他有些欲拒还迎的,让他摸不着头脑。

一天,两人欲行云雨之事,小a忽见小b的肩上有个尚未褪去的牙印。长久的猜疑让小a暴怒起来,他就着原来背后抱的姿势将小b一掌掼倒在地。

“我就知道你外面有野男人。”小a指着小b怒骂,“你说你肩膀那是怎么回事!”

小b容貌倾城,此时虽因小a的一掌使脸上留下红痕,半点不见苍凉,却更添一分妖异之美。

小b轻抚自己染红的脸颊,冷笑一声,“你问我怎么回事,我便让你瞧瞧怎么回事。”

小b话音刚落,异象顿生,只见小b颈椎骨节节增长,不过转瞬之间,颈脖已延至一尺多长,终不复人形,却像志怪小说中的美女蛇了。

小a见此大骇,肝胆欲裂,虽扔呆立原地,却双腿颤抖,似要扑倒在地了。

偏生小b不欲放过他,把那项脖硬生生在拔长一段,将脸紧紧贴在小a的脸上,四目相对,鼻尖互抵,方开口

“我本是妖物,以人肉为食,因爱你怜你,不忍以你身哺我。然腹中饥饿难耐,为你,我自啖吾身,留下痕印。”

小b回首就在自己肩上牙印处扯下块肉,肩上伤口崩裂,血流如注。小b却好像半点不觉得痛似的,目无表情地咀嚼着自己的肉,双唇染血,小b一时更是美得不可方物。

“可笑是我痴情太过,看来如今是无需再忍了。”

小a本就吓得面如金纸,见此景,闻此言更是整个人都打起了摆子,跪就倒在地。不多时,就从身上传出一股骚味。

小b见此景,被逼得双目痛红

“可笑我小b聪明一世,竟被你这样一个东西蒙了双眼。”

小b收回项脖,屋里除了小b肩上血和小a的身上的怪味,好像与他两恩恩爱爱的前一刻没什么区别。

小b看着抖如糠筛的眼前人,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。

“罢了罢了,你这东西到是聪明,将自己弄成这幅样子,我还真的就吃不下了。”

小b临出门前,将自己的伤口用幻术遮住,别过的侧脸还是貌比嫡仙,“如此一别,最好死生不复相见,要是你这一生再在我面前出现一眼,下一刻你就成我饱餐的肉了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