坑妹不掉坑

小a和小b(突然脑洞)

小a很爱很爱小b,小a也感受到小b是对自己有感觉的。但是小b却总是对他有些欲拒还迎的,让他摸不着头脑。

一天,两人欲行云雨之事,小a忽见小b的肩上有个尚未褪去的牙印。长久的猜疑让小a暴怒起来,他就着原来背后抱的姿势将小b一掌掼倒在地。

“我就知道你外面有野男人。”小a指着小b怒骂,“你说你肩膀那是怎么回事!”

小b容貌倾城,此时虽因小a的一掌使脸上留下红痕,半点不见苍凉,却更添一分妖异之美。

小b轻抚自己染红的脸颊,冷笑一声,“你问我怎么回事,我便让你瞧瞧怎么回事。”

小b话音刚落,异象顿生,只见小b颈椎骨节节增长,不过转瞬之间,颈脖已延至一尺多长,终不复人形,却像志怪小说中的美女蛇了。

小a见此大骇,肝胆欲裂,虽扔呆立原地,却双腿颤抖,似要扑倒在地了。

偏生小b不欲放过他,把那项脖硬生生在拔长一段,将脸紧紧贴在小a的脸上,四目相对,鼻尖互抵,方开口

“我本是妖物,以人肉为食,因爱你怜你,不忍以你身哺我。然腹中饥饿难耐,为你,我自啖吾身,留下痕印。”

小b回首就在自己肩上牙印处扯下块肉,肩上伤口崩裂,血流如注。小b却好像半点不觉得痛似的,目无表情地咀嚼着自己的肉,双唇染血,小b一时更是美得不可方物。

“可笑是我痴情太过,看来如今是无需再忍了。”

小a本就吓得面如金纸,见此景,闻此言更是整个人都打起了摆子,跪就倒在地。不多时,就从身上传出一股骚味。

小b见此景,被逼得双目痛红

“可笑我小b聪明一世,竟被你这样一个东西蒙了双眼。”

小b收回项脖,屋里除了小b肩上血和小a的身上的怪味,好像与他两恩恩爱爱的前一刻没什么区别。

小b看着抖如糠筛的眼前人,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。

“罢了罢了,你这东西到是聪明,将自己弄成这幅样子,我还真的就吃不下了。”

小b临出门前,将自己的伤口用幻术遮住,别过的侧脸还是貌比嫡仙,“如此一别,最好死生不复相见,要是你这一生再在我面前出现一眼,下一刻你就成我饱餐的肉了。”

突然觉得执离简直是湘琴和直树啊

那天

你撕掉的粉色指甲片

想掉落的花瓣

填满我的桌面

你不懂 他这一笑  我的心就晴了

恋爱三十题(之二十五)


10 戴兽耳

其实孟瑞正经的外表下,内心是老不正经的。

这不,王博文这天在家里翻袜子的时候就翻出了一个很眼熟的东西。

“孟瑞!这东西你什么时候拿回来的?!”

坐在阳台看着新剧剧本的孟瑞心头一惊,难道被小白发现了那套衣服?还是那个新买的道具?

正是千头万绪,正主就举着“那东西”蹦到了他的面前了。

孟瑞定睛一看,不就是那天小牛奶一脸迷之微笑地塞给自己那个兔耳发箍。

“这有啥呀”孟瑞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小心脏,“你之前也带过啊,来来来,再给我演一遍死兔子~”

“什么鬼!”王博文随手就把那个兔耳发箍扔到孟瑞身上,而且一张小脸爆红,显然是想到了什么羞耻play。

孟瑞多年老司机,一看王博文这样子也明白过来他想到了啥。拿着那个兔耳凑到王博文耳边“小白,你想到了什么啊,脸这么红。”

“我…我什么都没想到!”看到孟瑞凑近,小白脸更红了,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“想不起来了呀,把我帮你想想。”孟瑞一首圈着小白,另一只手随手就把那兔耳发箍给王他戴上了。

别看王博文六块腹肌,在孟瑞面前那都是假肌肉,既然孟瑞给他圈住了,他也挣不出来,只能由着孟瑞一边亲着他的耳廓,一边说些“宝贝那天就像大白兔奶糖一样好吃。”的荤话

王博文虽然跟孟瑞好了一段时间了,还是听不习惯这话,闻言更是全身抖的厉害。

孟瑞看他这样子,也知道不用多说什么了,把人一把抱进房间,吃他的“奶糖”去了。

恋爱三十题(二十二/三/四)

3 玩游戏
上海场的pocky game
“孟瑞你个心机鬼!!!”

27 其中一人的生日
孟老师坐上了提早一天到戛纳的班机

30 做些热辣的事情
孟瑞生日那天 ,王博文把跳something那套舞服带回了家(嘘)

hhhhhhh
混更
争取填完
了了一桩心事

我喜欢帮他吹头发的时候,手指穿过他的湿发,电吹风的热度晕出的温暖潮湿的感觉。像我没带眼镜时,远方的灯散发的光晕,很模糊,很舒服。